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化园地
张庭长的拥军情
发布时间:2013-04-07
张庭长的拥军情

  战士小刘怒发冲冠。

  父亲被打住院了。母亲在电话里哭泣着。

  唉,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看来上次没给赵麻子点颜色看看,他更嚣张了。上一次是因为父亲没栓好牛,牛溜达到赵麻子家的地里,吃了他家的庄稼,赵麻子夫妻俩便跑到父母家门口,破口大骂。让人非我弱,父母躲在家里没出来。没想到,反倒助长了赵麻子夫妇的气焰,他们捡石块砸坏了窗户、鸡舍,鸡飞狗跳,乡里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他们早已看惯了赵麻子夫妇诸多的如此表演,见怪不怪了。而这一次,却是因为水源的问题。天旱,水珍贵,父亲引来了水灌溉田地,可赵麻子却坐享其成,利用两块田相邻的便利,夜间在田埂上开了个口子,将父母田里的水引到他的田里去了。几次三番,父亲再也不能沉默,便说了赵麻子几句,赵麻子跳将起来,反倒将父亲一拳打倒,振振有词:你的牛偷吃了我的苗,我用你点水算什么!父亲争辩,反被打得更厉害。是村里人通知了母亲,才将父亲送到了医院里。

  唉,自己在外当兵,姐姐也早已嫁到了外村,父母年龄已大,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不行,我得回去。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小刘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于是向领导请假,谎称父亲病重。临行前,他特意到街上买了一把匕首,有备无患,他想。

  乘火车、转汽车、坐轮船、乘中巴、步行,小刘千里迢迢地赶了回来,父亲却已经出院了,姐姐、姐夫都在家里,小刘很意外,父亲也很意外。父亲没想到小刘回来了。

  小刘说:爸,你怎么就出院了?我要让姓赵的背你回来。

  儿呀,是赵麻子接我回来的呀。咦?你怎么知道这事了?部队领导同意你回来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多亏了张庭长呀。世上还是好人多呀……”

  原来,姐姐、姐夫知道这事后立即赶了回来,知道打架不能解决问题,在别人的指点下,一纸诉状将赵麻子告上了法庭。法庭的庭长姓张,和颜悦色轻言慢语的,给母亲和姐姐、姐夫泡了热茶,让他们不要着急,先照顾好父亲,让他早日康复。在得知小刘远在部队服役时,张庭长忙问那他知道这件事吗?母亲说知道了。张庭长若有所思。

  没想到,两天后,赵麻子提着水果到医院来看望父亲,张庭长竟然也来了,还带来了一位穿制服的女后生,是法庭的书记员。赵麻子唯唯诺诺的样子,像换了一个人。张庭长亲切地询问父亲的伤情,赵麻子主动拿出了五千块钱,说是赔偿父亲的。父亲目瞪口呆。

  张庭长对父亲说,立案后呀我到村里了解了一下情况,情况属实,赵麻子同志态度很好,勇于承认错误,这不,他来认错来了。

  父亲激动地一把握住了张庭长的手,谢谢庭长,谢谢庭长……

  案子以调解结案了。我前天出的院。是赵麻子来接的。娃儿呀,你回来是为这事?唉,都怪我呀,影响你了。父亲说。

  小刘一头雾水,张庭长咋这么好?听说如今法庭是案多人少,张庭长为了区区一件小案子竟然亲自到乡间了解案情,并到医院进行现场调解。

  不行,我得谢谢张庭长去。小刘说。

  嗯,对,你跑一趟,请他吃餐饭,好好谢谢张庭长。父亲颌首。

  张庭长在开庭,很忙。看到小刘,张庭长很热情,得知小刘的来意后,张庭长收起了笑容:小刘呀,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那是我工作范围内的事,有什么可感谢的。我倒是想问问你,你回来请假了吗?部队领导知道你家的事吗?

  小刘吞吞吐吐:假是请了,但没说真实情况。

  张庭长很严肃,其实我很忙,但我却丢开诸多事务专门到你们村去了一趟,这不但是执行法院对涉军案件的优先立案快审快结制度,而且还有我自己的一种感情在里面,我想尽快地解决这件事情,让你安心在部队服役,我听你母亲说了,你在部队服役,知道父亲被打了。我就是怕你年轻气盛,如我当年一样呀。张庭长双眉紧蹙,语气很沉重。

  原来张庭长是部队转业干部,当年还在当兵的时候,听说哥哥因为妻子受辱而激愤杀人,被判处了无期徒刑,便偷偷出了军营火急火燎地赶回了家乡。张庭长心里很想不通,认为法院对他哥哥处理不公,偏袒被害者一方,想要找机会为哥哥出口气。便搞到一瓶浓硫酸找到法院刑庭的吴庭长,吴庭长与张庭长进行了长谈,剖法析理,并拿出厚厚的卷宗给张庭长看,让张庭长明白任何公民都不能因为自己亲人受辱就可以剥夺他人的生命。

  润物细无声,张庭长豁然开朗,主动拿出了口袋里的硫酸。后来,他不仅打消了报复的念头,而且还写信告诉哥哥,让他好好改造,争取减刑。后来张庭长努力学习文化知识,考取了军校。正因为受这一事件的影响,张庭长转业时主动要求到法院来,他要做一名法律人,要用法律为百姓送去温暖。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小刘感慨万千。我明天就回部队,向领导认个错。今后我也要多学学法律知识,做个明白人张法官笑了。

  窗外的月季开得正艳,映红了小刘的脸。

作者:方孝红  

本文刊登于2010年《安徽法院网》《今日铜陵》。


 

皖公网安备 340703020000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