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化园地
仰 视 何 太 急
发布时间:2013-04-07
 
仰 视 何 太 急

 

 

  眼界有多宽,世界就有多大。

对于一个终日生活在荒漠里的人来说,如果他看到太平湖,会以为看到了太平洋;同理,如果某人从未迈出过平原半步,突然被龙卷风送到螺蛳山脚下,很可能会发出巍巍乎高山仰止的感叹。   

看起来这很夸张,但类似的事儿早就在我们身边存在,例如小沈阳现象。

先改一句金庸先生的名言———为人不识小沈阳,便称博闻也勉强。你可以不知道沈阳是辽宁的省会,但你千万别说不知道小沈阳,否则朋友们吹牛都回避你。小沈阳,牛年第一个火起来的人,或许还将在年终盘点时成为牛年最火的人。

坦诚地说,我认为小沈阳确实有两把刷子,但我始终不理解小沈阳为什么会被捧到如今的高度。以前陈佩斯和朱时茂演小品那才叫一个好,范伟被忽悠瘸了的形象也深入人心,那时怎么没见这么大的声势……

大家都知道,小沈阳的本行是二人转,而非小品,许多和我观点类似的人,都会拿二人转的低俗说事。鉴于我对假道学这个词很有心理障碍,就不死抓着二人转不放了,只略略提一下。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那就是我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听二人转。

毕竟, 学坏容易学好难。

我之所以认为小沈阳被捧到了不合适的高度,甚至很不看好他在小品领域的前景,完全是因为他的底蕴,而非其他。春晚之后,小沈阳在数家省级电视台亮相,我所见所闻全是重复的表演,重复的台词,以及那首重复的《大海》。

除夕夜,小沈阳的《不差钱》比较成功,那已经是小沈阳所能达到的极致。就小品而言,小沈阳只能算是半路出家,他考虑到春晚的影响面,舍弃了二人转里大家心知肚明的那些“精华”,选择男人女腔作为突破口。在审美疲劳的时代,一招鲜不能保证吃遍天,那么,往后小沈阳拿什么做突破口,怎么攻克“扬短避长”的技术难关?

想脱离二人转的不良口碑,通过演“正规”小品迎合更大的市场,但自己的根又扎在二人转的土壤里,这么一憋屈,十有八九会憋屈出两头都不说好的局面。

至少,某些同志现在很难说出个好字来。310,小沈阳到江苏卫视参加特别节目《小沈阳来了》,节目临近尾声,小沈阳一句“臭不要脸的”激怒了女主持。

姑且不谈小沈阳的粗口,江苏卫视也算是自找没趣,你一省级电视台,表现得比追星族还狂热,特招摇地把节目命名为《小沈阳来了》,最后却被一句粗口搞得灰头土脸。想想还真不能全怪人家小沈阳,你要是请我去谈09年夏季的服装流行趋势,我没准也让你下不来台,因为我根本就没那个水平,只能坐那乱喷……

至于把小沈阳当作掌心里的宝捧着吗?如同很多人把于丹当作国学大师供着,就因为她在电视里讲过《论语》。于丹把“小人”解读为“小孩子”,这水平也只能糊弄糊弄我,可现状是大家只要装文化人,都要说于丹是讲《论语》的权威,没直接说《论语》是于丹写的已经很客气了,什么钱穆、杨树达、南怀瑾,统统不认识。

看起来我见谁都眼红,但我本意绝非贬低谁,毕竟,成功者自有成功的道理。不过,咱们的眼界总要开阔一些,就算不能登泰山而小天下,也别见到座小山包就陷入高山仰止的状态,而且还是出门见到的第一座小山包。

仰视何太急,动则仰视,不如直着腰行走。

 

——2009320发表于《铜都晨刊》C1

皖公网安备 34070302000010号